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女權始終對應的不是男權,而是父權。

漲姿勢 04-07

@往往倦后

看到啥就聊點兒啥吧:

1、很多女性以為是男性做主的事兒,其實是生產力做主的事兒。

比如父權體系,比如婚姻制度。

它不是陰謀論憑陰謀即可得之的產物,其實誰都沒有那個能力。

2、婚姻從一開始就是一種經濟制度安排。

各種文化、宗教發展出來的諸如愛情、忠誠等價值感是對其無法更改的剛性試著做出的軟性、約束型對沖。

3、妾媵、或多妻制度不能簡單地歸罪于男性對女性的制度性壓迫。

它是父權體系內部的階級壓迫,壓迫女性的同時,也近于等量地取消了同樣多男性的婚配機會。它的表象是性別壓迫,但實質上是階級壓迫。

4、女權終于興起是基于生產力的進步和生產工具的轉換。它沒有生發于古代不是因為古代女性們傻,也不是基于她們的不自明。

5、所以,把女權革命僅視為一種女性自我認識的革新,自我主觀性的革新,來僅僅試圖完成制度上的一點貼補和改革,這種革命是帶有很大欺騙性的。

而借著技術革新可完成的生產角色替代,借著知識普及所能完成的知識創造角色的替代才是其可能成功的根本。

6、而現在的女權覺醒相當程度上是建立在資本社會中女性所擁有的消費權,而非生產權上,這種覺醒本身含有著消費主義的誘導與欺騙。

7、上面六條還是為了重申,女權始終對應的不是男權,而是父權。

8、把體制性慣性的結果,完全歸罪在自己配偶或愛人這個個體上,是極其愚蠢的事。

愛有時是一種拯救與陪伴,不能認識到個體在制度下的渺小,不能認識到,哪怕對方是一個男性,跟自己一樣也受困于個體的受支配性,不能理解父權制度對對方與自己同樣造成的束縛與壓迫,因制度性的忿怒視個體為寇仇,是自毀的行為。

9、可人類面對矛盾始終會借用 " 制造敵人 " 這種蠢辦法。

把社會制度性問題拉到個人情感內部來解決,跟宗教信奉者,把客觀世界問題,非要拉入社會層面來解決,又有什么不同呢?

以上內容由"漲姿勢"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對沖文化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热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