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海警方破獲 12 年前入室盜竊殺人案:男子殺人潛逃后又因運毒被判刑

上觀新聞 04-07

一陣急促的警笛聲,打破了夏日的平靜。

2008 年 6 月 12 日,浦東江鎮地區新生村徐唐家宅,最西邊靠近樹林的那棟小洋房出事了。屋內,一對母女倒在血泊中。

浦東警方隨即成立專案組進行偵查。結合現場勘查、尸檢等情況判斷,這是一起入室盜竊被發現后的殺人案。此后,警方圍繞嫌疑人活動軌跡開展了海量偵查工作。盡管獲取了嫌疑人留在現場的生物信息,但始終沒有比中,案件偵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12 年過去了,浦東警方從未停止追兇的腳步。去年 11 月 25 日,警方得到線索,因運輸毒品被判刑的林某榮有重大嫌疑。經過前期比對、核查,今年 1 月 8 日,浦東警方趕赴廣西省將嫌疑人林某榮押解回滬。

一樁懸案就此水落石出。

一對母女在家中被害

時間回到 12 年前。

2008 年 6 月 12 日早上 8 時許,社區治安員吳阿姨在這片即將動遷的農宅間巡邏。走著,就到了村里造的最氣派的小洋房。

這棟洋房有三層,外加一層閣樓,前后各有一個院子。吳阿姨發現前院的大門虛掩著,她喊了兩遍主人的名字,沒人應,便推開大門往里走,徑直來到房屋正門,防盜門也是開著的。

當年的案發現場

屋內的場景,吳阿姨至今仍歷歷在目——這家的女主人和女兒躺在廚房的地上,身上蓋著被扯下的窗簾,屋內血跡斑斑,拖鞋、鑰匙和 U 型鎖散落各處 ...... 她大喊著跑了出去。

警笛聲很快響起。浦東公安分局江鎮派出所民警,刑偵支隊法醫、偵查員相繼到達,勘驗現場,并對多件遺留物逐一取證、梳理。

警方接到報案時,這家的男主人程偉(化名)還在醫院。事發前夜他正好在給生病的老母親陪夜。等他回家時,52 歲的妻子和 27 歲的女兒已遭遇不測。

現場勘查民警胡方華記得,廚房的打斗痕跡非常明顯。根據后來的尸檢報告,兩名死者身上除了鈍器傷,還有刀刃傷口。結合現場勘驗、被害人社會關系排查等情況,警方判斷這是一起入室盜竊被發現后的殺人案,兇手從西北面窗戶進入,從前院離開。事發時間大約在當天凌晨三四點。

經過現場痕跡勘查,胡方華判斷兇手也受傷了,應該會留下血跡。但要從現場散布的大量血跡中找出兇手的血跡,難度并不小。經過對現場物證的反復比對和分析,他們在一張餐巾紙上找到了。

12 年后嫌疑人終現身

浦東刑偵支隊重案隊民警莊國章記得,為了這起案子,分局投入了 200 多名民警和輔警。他們逐一排摸可疑人員,并向上下班村民了解情況,除了逐戶排摸,網吧、浴室等公共場所也不落下。" 那時候基本上每天都加班排摸。"

在重案組的案件記錄里,案發現場 7 個村的排摸狀況,呈數列狀排得密密麻麻。" 做這個案子一直忙了半年左右,最長連續 30 多天沒回家。" 莊國章回憶說。

一邊做 " 地毯式 " 的搜索,一邊找新的突破口。" 入室盜竊轉兇殺案,沒有什么個人感情的關系,排摸起來難度大。" 因此,重案隊開始串并其他盜竊案件,從附近的幾個村范圍逐漸擴大到當時的南匯片區。" 已經抓進去的盜竊嫌疑人,我們也會去提審。" 大量走訪排摸,線索梳理,重案組始終無法確認犯罪嫌疑人身份。

警隊成員不斷更替,但對案件的偵查卻從未止步。2011 年公安部部署開展 " 清網行動 ",浦東公安分局刑偵支隊又將其作為重點,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梳理排查,但是一直未有突破性進展。

" 那之后只要聽說有敲窗入室盜竊的案子,抓到同類型的嫌疑人,我們都會去調查。" 莊國章說,12 年過去,這已經成為他們的一種習慣。" 這個案子雖然一下子沒破,但我們的偵查從未停止。我們相信這個案子一定會破,嫌疑人一定會露出破綻。"

去年 11 月 25 日,浦東刑偵支隊接市公安局刑偵總隊通報,經與現場提取的物證對比,發現一名叫林某榮的男子有重大嫌疑。經核查,重案組確定林某榮就是他們苦尋 12 年的江鎮故意殺人案兇手。2017 年,他因犯運輸毒品罪被昆明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13 年 6 個月,后在廣西服刑。

" 興奮,當然最多的還是興奮。" 莊國章說,這個消息很快就在重案組的兄弟之間傳開," 這家男主人案發后就一直住在弟弟家,不愿回去,他們自己也會反映一些線索,希望案子能早點破,多年以后還在反映線索。總算,畫了個句號。"

今年 1 月 8 日,林某榮被押解回滬

殺人潛逃后再入歧途

到案后,林某榮對當年犯下的惡行供認不諱。

2008 年 6 月 11 日深夜,無業男子林某榮乘坐公交車,從 40 多公里外的高橋鎮來到江鎮。那是他第二次到江鎮,上次是在多年前來找過同學。這天夜里,他決定在江鎮下手。但當時時間還早,先在鎮上找了一家網吧消磨時間。

6 月 12 日凌晨 3 時許,距離鎮上 2 公里不到的徐唐家宅沉浸在黑夜里。夜色中,徐唐家宅附近造得最漂亮的小洋樓成為林某榮的目標。

他溜進后院,找到一扇未上鎖的玻璃推拉窗,掰彎防盜柵欄,翻身鉆進屋子西北面的房間。然而,他在房內翻找的動靜驚醒了樓上的女主人。她拿著鑰匙往樓下走,撞見了正在行竊的林某榮,兩人在廚房里發生打斗。這時,女兒也被吵醒,她趕緊沖下樓試圖和母親一起制服這位闖入自家的陌生男子。不幸的是,母女倆都倒下了 ......

據林某榮供述,行兇后,天剛蒙蒙亮,他逃出徐唐家宅,轉到川南奉公路上的公交車站,坐上了第一班停靠的公交車,沒有目的地。第二天一早,坐火車逃離上海。自那以后,他開始了四處漂泊的生活。他和父母關系不好,長期獨居,賭博欠債后再次走上歧途,后因運輸毒品被判刑。

承辦民警告訴記者,林某榮落網后,大多時候沉默不語。提及當年的兩名死者,他說 " 我只能拿命賠了 "。

犯罪嫌疑人在指認現場

欄目主編:王海燕 本文作者:鄔林樺 文字編輯:鄔林樺 題圖來源:浦東公安分局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热天堂